2019 - 4

8年后,也就是即使我解除和单位的卖身协议也不再违约的年限,那时我会在哪呢?我是否还有竞争力,照现在的生活状态,大概率我已经被温水养青蛙,放弃梦想,放弃挣扎,混日子,依赖单位混口饭吃,混沌人生,而无法独立,一切更难改变了。

还有一个就是grey income,逐渐发现或许这是收入的必要成分。有回值班,f半开玩笑说到“刚开始几年,我也想就简单的,这个职业纯粹点,现在我想多赚钱,当然已经晚了”,虽然她目前还是对患者很负责,耐心,亲和。据说只有少数的几个医生还有所坚守,绝大部分人都是利益相关了。这也是我将来要面对的问题,在负荷债务的青年时期,操守和纯粹是令人矛盾的。

考博,我现在没这斗志了,虽然是改变8年后路径的高效之路。剩下的就是多看书,多尝试新意思了。

8年后,人生平淡的我,完全失去了生活的激情,上帝说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回到8年前,我闭上眼,现在已经是2019年了。我的理想是8年后能跳到市级医院做门诊医生。需要有这个技术。这一切能重新开始吗。应该能的,每天记得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