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

小时候有“周记”、“随笔”,那时的我表达欲强烈,每次写得津津有味,从小学持续到高中。大学n年,又断写博客n年,变得被琐事占据,没心思写长篇大论了。和自我对话的习惯也就没了。

作为一个个体存在于世上,如果不想和其他生物一样,默默存在至消失,必须留下一些独有的思想。例如小说,一种虚拟的投射,承载了作者的人生经历和想象力,可以代代相传。

没有规矩的时候,作文就是一种意识流,反映我此刻想到的内容——正是如此荒凉,我大脑负责“思路-语言”转换的神经回路也如同锈迹斑斑的齿轮,费力、滞涩地嘎吱转动着。

如同程序一般活着,节律不停,甚至囚徒般枯燥的样子,乌龟一样慢吞吞,类似各种宗教所追求的境界,正是我期待的,因为任意的生活是最容易的,我就像畜生一样吃喝玩乐,无知觉地度过时间。没有自省的人生就是这样。

“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正是无知觉,才有了知觉的清醒。

接下来的时间,我将从记忆方法、习惯养成等方面开始实践自律人生。此事最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