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under category 医学

今天早上在住处吃完,50多出门,7点零几分到达科室,早点去了解下病情查房时候更有感觉了。

查房时候,我听诊某个病人之后,后面31床的大婶叫住我,“那个年轻医生,你刚来的吧,听听我的心脏,二尖瓣脱垂,很罕见的”。虽然总体其实不罕见,但在这个小型医院里,应该还算是非常罕见的,于是我听了。印象里是二尖瓣听诊区的吹风样杂音,当即搜索百度,是收缩中晚期的喀喇音,收缩晚期杂音。

她当时说,你听了可以学习下,那以后造福病人。令我有点温暖。随后其他几个新来的规培生也听了她的心音。

回来看《实用内科学》,结合3d解剖图谱软件,了解了二尖瓣脱垂的大概机制:收缩期,正常是二尖瓣的键索收缩,这样两个瓣拉紧了,就关上,但脱垂的人就是不太拉得上,导致二尖瓣脱垂进入LA,停止的那瞬间就发出了这个声音。少数也会是全程的吹风样杂音,掩盖喀喇音。

那么二尖瓣关闭不全啥区别,也是没关好啊。那么这个是什么机制呢?主要是,收缩期,关不好,血反流到LA,舒张期也关不好,反流到LV。代偿时候是没问题的,但时间一久心肌由于容量负荷产生病变,最终肺里的血不能完全回LA,就产生一些左心衰肺淤血表现,比如劳力性呼吸困难,端坐呼吸,疲乏,活动耐力下降。它的听诊特点是,二尖瓣听诊区,收缩期全程3/6级杂音。心电图也会有LA、LV肥大表现,双峰P波之类。

相对来说,脱垂,不影响舒张期,症状也比较轻,多无明显症状,有的会出现心悸,头晕,呼吸困难,疲乏。

临走前感谢了这位大婶。慢慢开始学习的。

昨天中秋节。夜里刮风,被嘎吱声音吵醒,先关了门,关灯睡,还是响,再关柜子,关灯,还是响,感觉诡异,起来关上窗,终于不怎么响了。今天起来,看到朋友圈的王医生说,中秋节巨多人失眠,今天的门诊都是看失眠。看来月相变化对于人的身体也有影响。

6:30的闹钟,贪睡9分钟下床。洗漱,把毛巾晒出,出门,早上还是有点凉,感觉到秋天的萧瑟了。
7:00到达医院。刷市民卡借自行车时候测试了刚买的信号屏蔽贴,再去食堂吃了顿,完美实现了正反面刷两张卡的功能,把卡装在塑料硬壳内,就非常便捷,又能保护卡片,比累赘的卡包方案实用。
7:15左右吃完饭,两个肉包,尺寸很大,就吃得我巨撑,不能迅速吃完的,下次还得早一点。一杯豆浆,居然没有甜味和咸味,不愧是医院,养生。一个水煮蛋,来不及吃了。这些加起来5.5元,比较实惠。
7:20左右去科教科领取了报道凭条,二十二病区,走到才了解是心内科,9.25-11.30。不错,作为内科规培就是这样的开始。
7:28报道,听完交班,护士念经似的读完病情,我都不太听得进去。然后分组,我分到了刘老师组。带教老师是曹老师,年轻慈祥神色与the resident的主角有点相似。他目前还是住院医师,去年来的。我们慢吞吞查了房,我组7个规培生。由于带教老师年轻,所以有时还是规培老油条们聊得不亦乐乎,甚至医嘱也得带教复述一下才行。没有pad,需要记录两份,一份护士,一份存病历。

查房完,曹老师说,有几个病人去新大楼看,类似会诊,顺便带上我,让我去肾内科溜达一圈。肾内科不知何故就是,基本都是女医生,叽叽喳喳,旁人都说是飘着的气场,未来有点蛋疼,一群女人必定是非多的。新大楼还是比较豪华,条件不错。病人有个巨胖的酒精性心肌病,嗜酒难戒,有个不知咋抬不起腿的。就像游戏里面的npc一样,性格鲜明,心态和谐。

期间,曹老师还试图让我写出院小节,不过那肯定是不理想的,软件都不熟悉操作,文书套路的风格也不熟悉,最后还是得我围观才好。

然后,跟一眼镜规培前辈学习理病历的流程,填写首页,一些手术记录的录入,然后打印。首页第二页背面贴上,入院单,然后大病历,然后首程,然后病程,然后是化验单、检查单(新的粘上面)、B超和心电图的核对。还有一些没看就去吃饭了。

11:20去食堂吃了虾、豇(居然读jiang)豆炒肉、可乐,居然花了17,这个虾也不是我爱吃的种类,下回不买了。

下午从施姓规培前辈了解病程的书写,然后她就玩手机解放了,我开始了慢吞吞的补病程,边问另一前辈,边写,许多细小问题渐渐得解:如转入病程后的一天开始,持续三天是要写病程的,第一天主治,第二天主任,按照模板写完整版本,随后可以简略。写到三点多,又弄了些新病人的程序。

病程的流程就是,导入化验检查单,检查医嘱改动,适当解释。
新病人(转入)的流程是,搞一份转入病程(诊治计划还是要参考7、12床的写法),搞一份病情告知(转入删去标题“72h”)、授权书打印找病人签字,开医嘱,抄医嘱。

快下班时候,领取了胸牌。上面“医生”两字令人暗爽,外院或研究生规培是“规培”两字,编号也不同。本院规培的我,应该是有处方权的,未来自己给自己配药也方便了。不过照片有点尴尬,上回那么一本正经去照相馆拍,居然打印得这么模糊,鼻孔也变得巨大。

下班时候,闲聊,刘老师阴笑,两个月也太短了吧,五个月才行,得和科教科反映反映。后来他又说出了我的找工作经历,原来面试时候他也在场。居然记忆这么深刻,我却早就忘记了面试时候看到的老师了。

说说也是新规培同僚,大多有点面熟,虽不认识。一个是人民医院的骨科博士,我tm也是醉了骨科博士居然去了人民医院,应该中医院才行啊。一个是裴院长的研究生,消化内科研究生,说实话,曾经沧海难为水,这儿的规培应该比市中医院轻松多了,作为研究生的提升,或许市中是更好的选择,不过这人也是勤奋的样子,估计也能有不少积累。还有个大专生,是全科助理。

这儿规培的前辈,除了本院的,也有西湖区某社区医院的,作为女生,她们中午点外卖,喝一点点奶茶,讨论渣男八卦,讨论谁谁去向,谁去了同德的康复,有什么意思呢,还是社区吧。有一定道理,去大医院的边缘科室的确没意思。当然,人终归还是要为自己的处境作出合理解释,带来更多安全感,因此也是一种没志气的想法。不过女生倒是无所谓,安稳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