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居

大概从大五开始,也就是2015年,由于七年制在是否改成八年的事上作出的不同决定,我就开始半独居生活,我的两个室友开始了实习。然后从大六开始,我正式开始实习,然而,很快我就发现,并没人会实质性地去管我们本该在本科完成的实习,于是就半流浪地又开始了宅宿舍的生活。至于研究生阶段,则只有肾内科会对我有所管理,因此,在我完成肾内科、病理、肾穿、血透的轮转,以及一些送标本,给老医生打电脑之类的劳力之后,我就处于监管盲区了,也就是说,几乎是自由地度过了这三年。

日常就是宅宿舍,玩电脑,时而蹦出火花,需要尝试一些创新,但随着年龄增长,这种意识减少了。随着毕业后在家待业的一段被束缚的苦闷时光的结束,2018.9至今,我也逐渐开始真正独居。特别是1月以来,我完完全全一个人生活。

每天最重要的程序是洗澡,只有洗完后,我才能放松脱衣躺床上,或者睡觉。通过逐步优化步骤,实现最合理的流程。打开热水器插座开关,静待1h,拿好衣裤,打开空调,关厕所窗,铺地垫,换拖鞋,给冲牙器灌热水,挤牙膏,脱衣,喷头喷墙角,感受水温上来,冲地面,然后脱鞋踩上地,挂喷头,冲身体的同时冲牙,刷牙,涂肥皂,冲掉,抠耳屎,冲洗ass,洗头,洗脸,收势。三块毛巾依次排列,拿起最外最靠近窗边的已经干燥的毛巾,擦头擦身,洗掉,把毛巾们往外移一格,把刚用好的挂最里面。穿衣,开窗,拖地,拖鞋在洗手台脱掉,踩到门口的干燥地垫10秒,穿上门外的拖鞋,收起地垫放到卧室,关门。

乌龟

我最近养了乌龟,这动物比较怪异,或者说nerd,因为我觉得乌龟接近昆虫,蜥蜴类,所以在养之前,我是没想到会养的。ojbk,但有时一天一共也说不了几句话,我又想到自己的独居,觉得的确需要有个精神寄托,玩游戏也不好,或者像旅行青蛙,也是不行的,终归虚拟,也类似跟风很快就不玩了。某天,偶尔看到一个优惠爆料,说3块多买龟粮送乌龟,我想的确是个便宜活,便看看评论,找到家店买了个2.6包邮的草龟,由于是最便宜的款式,所以是最小的乌龟。再去超市买个冰箱储物盒做龟的住处。

刚收到,我暗示自己会像重庆森林里跟肥皂说话的孤独男主角似的,会和乌龟说说话,所以我当时起名给它,小黑仔,虽然好像是母的。

然而并不好搞。毕竟它不具备智商,基本只有条件反射,所以我很快就懒得和它说话。那龟到货后,一直不吃东西,逐渐失去活力。每天搞吃的,然后徒劳,是比较令人失去耐性的。我有时烦躁地玩弄它一下,捏捏龟的头,强拉它的手之类,或者给它来个底朝天,让它奋力反转。当然,我也查了资料,搞了加热棒,给水温弄到了25度,并没效果。

今天到货了另一只龟,也是2.6包邮,因为我想,再来个公的试试。但是商家又发了个母的。不过这只大了不少,龟壳有3.5cm长,也很有活力,在水里游得卖力。最为震惊的是,下午我尝试性地用吸管挑逗,它马上就吃了一粒龟粮!那张嘴咬动是那么的美妙,是那么金贵,我赶紧把之前投的沉到水底的龟粮都弄到它面前,竟然吃掉不少,看来是个厉害的角色。后来,在它的带动下,小黑仔也能稍微吃一口龟粮了。

我又去湘湖弄了点两块石头,开水泡了泡,再自来水冲冲,放龟箱改善了一下环境。这的确是不同的一天。

湘湖

早上吃了知味观的速冻小笼包,味道还是当初学校风味餐厅好。中午没吃饭,想难得减个肥。下午3点半,拖延着去湘湖了,毕竟大好周末,一直宅不健康。骑车到那,好风光,家庭,帐篷,情侣有用树枝折口哨的,朋友,打牌的,有妈妈给小孩捞蝌蚪的,场景都是和谐,人间的淡然美好感觉。当然,我也是想来弄点水生生物的。

不过整体走得有点眼睛呆滞,感觉看水面眼神很难聚焦,是视力不行了吗。人也有点没精神。昨天3点多睡,看新西兰新闻,看那个主角的宣言。8点被鸟弄醒就起了,仿佛一走神就要掉水里去。就这么我疲劳地走着观察了好多水。后来也没看到什么鱼,难得看到,也太远,无法抓,最终弄了两个蝌蚪。不过感觉蝌蚪给乌龟吃也有点坑爹,后来在回来路上的河边倒掉了。

随着暮色降临,我意识到没吃午饭带来的强烈饥饿,赶紧回去了,离住处近7km,打的是打不起的,公交是嫌麻烦的,于是走路骑车,慢吞吞地骑着,因为我知道自己体力不行了。回到熟悉的通惠路萧绍路口,进去一个面店,被30多的价格吓到,又出去,徘徊在kfc,集集小镇。一时饥寒,不适合冰可乐,况且目前没什么优惠,我选择了后者,然后吃了碗炒面,也量很少,终于不饿些了。但感觉到有点隐隐的肚痛。回来,还是饿,没啥可吃,鸡蛋吧,再找出个甜味的黑芝麻粉,泡了热的,舒服许多。吃了个橙子,相对不寒凉的水果,感觉还是需要糖水,最需要可乐之类的东西,可是没有。脾胃虚寒,小建中汤更加饴糖补中脏的道理,饥饿的我,糖是最需要的感觉。

现在又饿了。一直吃多,难得少吃点,就成这样,真是需要慢慢减少食量,避免超重和代谢疾病的发生。先睡觉吧。

stand alone complex

"STAND ALONE COMPLEX"在动画中特指原先互无关系、各自独立的人们在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情况下,为了某个相同目的而统一行动的现象。(https://zh.moegirl.org/%E6%94%BB%E5%A3%B3%E6%9C%BA%E5%8A%A8%E9%98%9F_STAND_ALONE_COMPLEX)

昨天半夜看新西兰的新闻,令我想起这个词。主角男子本是对教育没兴趣,玩世不恭,平淡生活,玩比特币赚了钱,于是游历欧洲。在此过程中,目睹自己民族的人遭遇的一些惨状后,产生了这些想法,感觉到异族的高生育率和人口流入,挤压了自己民族的生存空间,并有腾笼换鸟,取而代之的势头,所以是“入侵者”。主角是条理清楚极其缜密的,策划,演练,并拟定在网络传播的宣言,为所有潜在的追随者埋下种子,点燃星星之火。同时,也做好失去自己生命的准备,震撼人心,不多评价。

标签: none

Add a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