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四早上跟师,傅还没来,宋老师问,今天咋不来,我说他有点事晚点到,宋老师嘀咕,那也好...临下班,宋老师趁傅去食堂,送我本书,这句嘀咕也就是因为防止对方郁闷。曾经有个场景下,宋老师问我们,这世上最伤身的一种情绪是啥?我们不太肯定地瞎猜,或许是“生气”?最后是“妒忌”。人的本能,为了自我的利益,必须有的一种情绪,也能激发奋斗的动力,然而,如果仅是妒忌,无从改变,又没啥意义。特别是这种情绪,包括了愤怒,难过,压抑,焦虑,的确需要避免的。

类似情景,令我感动宋老师的照顾。当然除了这照顾,亲历宋老师的看病的确是一愉快的事,我都忙着听,记录,拍照,看舌,把脉,不亦乐乎,虽然有时,有些人的诊疗经过,令人乏味,但整个过程还是有许多闪光。因此,每周四的上午,都是我认为自己无意义工作中的一个理想主义的时光,令我保持一种信念,让我坚信这是值得奋斗学习一生的事业。因为在病房的工作中,99%的盐水,我觉得都是安慰人心,99%的住院,都是为了赚钱,99%的治疗,只是教科书和医疗指南的复读机,90%的指南,都是阳性试验结果的复读机,90%的临床试验的研究者都是间接与医药公司利益相关的医生或科研机构工作人员。那些拿着中医执照,实为西医的所有人,令我感到悲哀,包括当我没有选择权地在病房执行这些任务时,我也为自己悲哀。所有的一切,只是打着你的名号,却几乎没人真的在意你。就像我今天去唱院歌,“让我们继承祖国传统医学文化的精髓”,套在这样的一个骨科为主,中医名存实亡的医院上,真是可笑。然而我也无可指责,其中的一部分钱,流向了我,才让我维持生计。一切理想主义,也都需要这些无意义的存在来供养。

近日,我的梦境是越发多,甚至那种梦中的情绪,都能冲击到我的日常,虽然我并不记得梦了什么,但都不敢多回忆。我的意念也是一如既往多,想恢复锻炼,可仍需拖延到晚上9点后。控制自己的生活,时间,对我来说是如此困难。熬夜,看片,暗耗精血,口干饮饮,眼眶干涩,再加病房工作,久视电脑。骑车路上,我意识到,自己的体质日渐虚实夹杂,也就是越发不单纯,如果是病,就是比较难治的。只是年轻,尚未到那地步。但已需改变。

意念太多,行动太少,故今天闲扯这些,顺便写下近期需做的些事,梳理些混乱。

行动指南

  • 医案笔记的功能

    • ~图片附件的整理与集成~ (2019617 超链接形式初步集成 整理了少量)
  • 脉学

    • 每种脉象的多种属性的整理
    • 基本单元和复合脉象的关系
    • 濒湖脉学整理
  • 临证指南整理工作

    • 症状的归类
    • 处方的整理与识别
    • 须保持整理进度(每日10条)
  • 神经内科定位诊断

    • 部位对应-功能、症状检索
    • 症状、体格检查对应-部位检索

标签: none

Add a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