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在医院,前身是一家诊所级别的门诊部。我爸说道,那些骨科医生当年还觉得我所在医院太low,所以选择了他所在医院,没想到现在骨科已是天差地别;

某领导1,手术无数和sci许多,但有同事提到,他讲话那样子,看上去就缺少文化,做到名声这么大,许多事肯定是下面的人操劳(中药房时听说);

某领导2,入职大会谦虚说自己的经历,没怎么读过书,后来在区卫生系统辗转沉浮,终到现在地步,希望我们珍惜自己的条件;

某主任1,女,门庭若市,声望很高。她以前是搞卫生的,后来也一直非常努力,学了点知识,就去考专科,后来又去某处进修了,但其实主要进修来的是西医,再后来弄到了在职硕士,现在都搞到博士了,现在主要是开西药,配合点中药(宋老师述);

在某科,某副主任入科第一天和我午饭时聊了会,“这儿总体内科还是不行,一定要自己努力,你年轻,有机会再跳出去,5年之后,人之间差距会开始明显,我们已经年纪大了,也就这样过日子了”,吃完饭后,他去食堂买了些年货,我帮他抱了点,到他的新轿车后备箱,当然也不奢侈(后来他的日常的确是闲得很,一个月我就看到他做手术的次数是个位数,不排除我没看到,大多时间他都没那第一天上心和我说过话,我替病人找他时,基本都是躺在值班室,或翘班,我百度了下他,曾经就职某稍远的县级医院);

某主任2,男,在饭局聊到自己,在原单位时从无到有做出一个科,再到这发展,后来市中xx邀请他去那,但为了子女教育(政策原因户口无法再迁出xs),他还是没离开;说到“那时你导师还小”,他和WYJ关系还可以;

说到市中WYJ,当年我上学听他的会议,他讲自己的曾经,差点也研究了青蒿素,就是因为没有再深入研究,和TYY一步之遥,甚为遗憾;

某主任3,女,聊到当年自己被医院坑,一个重病人前面治疗了2周,轮到自己值班时挂了,后来来闹,她却承担所有责任和医院的惩罚,“我当时说,这是两礼拜的治疗的问题,我只是一个值班医生,这3小时刚刚运气不好而已”,甚至提交了辞呈。又后来为收集病人,在自己家的镇上坐了一天,带了5个病人来,那时管病人都是从头到尾,很细致用心,至于自己儿子就没精力管,本来考个清华北大没问题的;

入职大会,某,中年,女,忠告大家,千万不要站队,我们还太小,做好自己的事就好(她曾经是护士,转行政后,总是个行政了);

特别是那些护士长们,许多脸上都是那种得道升天的样子,让人一眼就感到她们曾经参与过的斗争,塑造了今天的成功和富足,而她们并没什么文化,只是会斗争而已。有次我站志愿者时,另个苦相者说,这社会靠的就是关系,你看那边坐着的,当上领导了,和我当年一同进来做护士,我们有什么差距呢,只是她是某某的亲戚,才步步高升;

再到我现在轮的科室,两个医生是卫生院调上来的,背后能量,是如何运作,令人思索,但她们实现了目的,作为获益者已然自适这样的身份;同时,我的研究生同学们,也有数位男同志们,去了卫生院,埋没才能,他们更应该是在这里的人——患者也难以料到,现在面对的医生,指导病情头头是道的医生,与你去卫生院找配药的医生相比,反是低一个水准。

一个系统必有它藏污纳垢之处,一切光鲜都有其原始积累。在小格局中,这些显得或许更加粗鄙,狰狞些,但经历到现在这地步,已足已迷惑大部分人,过去的事已没多少人会再记得。

类似太多事。小小一座庙,宋老师说,人事斗争以前特别多,甚至以前有在他诊室门口兜病人的事,现在风气已大为改观。但我还是看到不少正在发生的医护之间,医生之间的事。一市之长,有他的视野,一院之长,也有他的格局,再到我这一颗螺丝钉,到了时候,选择避世追求理想做出自己未来一番小天地,还是斗争出自己当下或持续更久的利益,难以回答,也身不由己。

标签: none

Add a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