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班结束,挣扎着起来,需要去领取转科单,但科教科还没人来,我又不能一直等,九点有小明的牛丸要来。再得向主任询问下月去向,不知是上班说话太多,还是被病人传染,咽中一口痰非常碍事,吐不出,又咽不下,但没什么全身症状,应该是内伤疾病。

去医保机器查了下,大伯的卡的余额。预约了一个号。再回住处。到那大楼门前,那只小狗又冲上来对我吼了几下,然后迅速跑走,又跑回来吼几下,自导自演要扑上来咬我,不过总归只是恐吓,它又跑走了。打开热水器,又下楼去拿了小明家的牛丸。回来,把剩菜的辣椒,加一点宝贝做好的肥肠,加个蛋,炒了个饭,配上可乐,味道还可以,尽管此时的咽喉不适,不宜饮料。

找找衣服,内裤,只剩一条比较紧的了,松的都已囤着要洗掉了。凑合着吧。拿到厕所,看一眼水温,快了,先开会空调,洗澡时候还是得保暖的。

泡的红枣枸杞已经凉下可以喝了,再象征性加点陈皮,令我想起宝贝的话,大意是“最初我是觉得难喝的,后来渐渐觉得还可以”,“我现在在喝陈皮”,一边喝几口。

突然好像有点空闲了。打开电脑,打开音箱。这是我第一,第二次搬家都首先要做的一项休闲,但日子沉淀,又会渐渐惰怠,开音箱的频率都少下来。这是内在的原因,不是客观环境造成的。

点个什么好呢?suites for solo cello。不会像four seasons那样过于激情,又不像goldberg那样过于安神,我就需要这种浑厚深沉的大提琴,只有这一种乐器,适合我有点疲惫的状态,带来小小的波动。

有时想,古人没有微博,没有这种自动播放下一条短视频的媒体形式,没有那种无限的虚空可沉迷。想起宋老师说,会上瘾的都不是好东西。古人弄点乐器,似乎也是一种放空休闲,思维就在纯粹的听觉中漫游。真是一种不错的生活。

所有的感觉,所有的存在都是基于大脑的短暂记忆。对于当下的2分钟发生的事情的残续感觉,就是我们活着的全部。我花这些时间写的是什么呢。流水账式的记录,活着的期间,临时对自己的活着有所感触。

接下来要洗个澡,然后用洗衣机把囤积的衣服处理掉。然后回一趟家,明天又得值班了。不过还是会比周末的班好多多了。这个大提琴实在是百听不厌。喉咙不适似乎是好转50%了,不知是因为接近中午阳气增加,还是陈皮的效果。

昨天晚上最后一个病人,是我难得多开点检查的。中老年女,外出旅游史,服用感冒药近1月,小便稍痛,尿色深,体检有肾叩痛,后来开了生化(怕感冒药吃坏肾),尿常规(上尿路感染考虑),甲流抗原(全身症状+旅游),血常规,最后的确有尿路感染,甲流弱阳性。但尚属早期,指标都不是特别高。解释病情时候,我最后说了句,“今天比较晚了,所以也只是凑合给你看了下”,对方立刻“这可不能凑合啊”。不过又说“不过今天我感觉你给我看得很仔细了”。比较令人欣慰的一句话,特此回味。

标签: none

Add a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