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默认 下的文章

突发奇想上了下学校招生处网站,今天居然正好公布了博士拟录取名单,我看到了gkb,出乎意料,与之交流,得知之前一直说要考博的pxm,去了新华急诊。

各有各路,这路口再次分岔,我们走向不同的远方。日常,足以把人消磨,还是不能放弃自己,要做出尝试,趁没特别忙,要开始搞文章。

我所在医院,前身是一家诊所级别的门诊部。我爸说道,那些骨科医生当年还觉得我所在医院太low,所以选择了他所在医院,没想到现在骨科已是天差地别;

某领导1,手术无数和sci许多,但有同事提到,他讲话那样子,看上去就缺少文化,做到名声这么大,许多事肯定是下面的人操劳(中药房时听说);

某领导2,入职大会谦虚说自己的经历,没怎么读过书,后来在区卫生系统辗转沉浮,终到现在地步,希望我们珍惜自己的条件;

某主任1,女,门庭若市,声望很高。她以前是搞卫生的,后来也一直非常努力,学了点知识,就去考专科,后来又去某处进修了,但其实主要进修来的是西医,再后来弄到了在职硕士,现在都搞到博士了,现在主要是开西药,配合点中药(宋老师述);

在某科,某副主任入科第一天和我午饭时聊了会,“这儿总体内科还是不行,一定要自己努力,你年轻,有机会再跳出去,5年之后,人之间差距会开始明显,我们已经年纪大了,也就这样过日子了”,吃完饭后,他去食堂买了些年货,我帮他抱了点,到他的新轿车后备箱,当然也不奢侈(后来他的日常的确是闲得很,一个月我就看到他做手术的次数是个位数,不排除我没看到,大多时间他都没那第一天上心和我说过话,我替病人找他时,基本都是躺在值班室,或翘班,我百度了下他,曾经就职某稍远的县级医院);

某主任2,男,在饭局聊到自己,在原单位时从无到有做出一个科,再到这发展,后来市中xx邀请他去那,但为了子女教育(政策原因户口无法再迁出xs),他还是没离开;说到“那时你导师还小”,他和WYJ关系还可以;

说到市中WYJ,当年我上学听他的会议,他讲自己的曾经,差点也研究了青蒿素,就是因为没有再深入研究,和TYY一步之遥,甚为遗憾;

某主任3,女,聊到当年自己被医院坑,一个重病人前面治疗了2周,轮到自己值班时挂了,后来来闹,她却承担所有责任和医院的惩罚,“我当时说,这是两礼拜的治疗的问题,我只是一个值班医生,这3小时刚刚运气不好而已”,甚至提交了辞呈。又后来为收集病人,在自己家的镇上坐了一天,带了5个病人来,那时管病人都是从头到尾,很细致用心,至于自己儿子就没精力管,本来考个清华北大没问题的;

入职大会,某,中年,女,忠告大家,千万不要站队,我们还太小,做好自己的事就好(她曾经是护士,转行政后,总是个行政了);

特别是那些护士长们,许多脸上都是那种得道升天的样子,让人一眼就感到她们曾经参与过的斗争,塑造了今天的成功和富足,而她们并没什么文化,只是会斗争而已。有次我站志愿者时,另个苦相者说,这社会靠的就是关系,你看那边坐着的,当上领导了,和我当年一同进来做护士,我们有什么差距呢,只是她是某某的亲戚,才步步高升;

再到我现在轮的科室,两个医生是卫生院调上来的,背后能量,是如何运作,令人思索,但她们实现了目的,作为获益者已然自适这样的身份;同时,我的研究生同学们,也有数位男同志们,去了卫生院,埋没才能,他们更应该是在这里的人——患者也难以料到,现在面对的医生,指导病情头头是道的医生,与你去卫生院找配药的医生相比,反是低一个水准。

一个系统必有它藏污纳垢之处,一切光鲜都有其原始积累。在小格局中,这些显得或许更加粗鄙,狰狞些,但经历到现在这地步,已足已迷惑大部分人,过去的事已没多少人会再记得。

类似太多事。小小一座庙,宋老师说,人事斗争以前特别多,甚至以前有在他诊室门口兜病人的事,现在风气已大为改观。但我还是看到不少正在发生的医护之间,医生之间的事。一市之长,有他的视野,一院之长,也有他的格局,再到我这一颗螺丝钉,到了时候,选择避世追求理想做出自己未来一番小天地,还是斗争出自己当下或持续更久的利益,难以回答,也身不由己。

上周四早上跟师,傅还没来,宋老师问,今天咋不来,我说他有点事晚点到,宋老师嘀咕,那也好...临下班,宋老师趁傅去食堂,送我本书,这句嘀咕也就是因为防止对方郁闷。曾经有个场景下,宋老师问我们,这世上最伤身的一种情绪是啥?我们不太肯定地瞎猜,或许是“生气”?最后是“妒忌”。人的本能,为了自我的利益,必须有的一种情绪,也能激发奋斗的动力,然而,如果仅是妒忌,无从改变,又没啥意义。特别是这种情绪,包括了愤怒,难过,压抑,焦虑,的确需要避免的。

类似情景,令我感动宋老师的照顾。当然除了这照顾,亲历宋老师的看病的确是一愉快的事,我都忙着听,记录,拍照,看舌,把脉,不亦乐乎,虽然有时,有些人的诊疗经过,令人乏味,但整个过程还是有许多闪光。因此,每周四的上午,都是我认为自己无意义工作中的一个理想主义的时光,令我保持一种信念,让我坚信这是值得奋斗学习一生的事业。因为在病房的工作中,99%的盐水,我觉得都是安慰人心,99%的住院,都是为了赚钱,99%的治疗,只是教科书和医疗指南的复读机,90%的指南,都是阳性试验结果的复读机,90%的临床试验的研究者都是间接与医药公司利益相关的医生或科研机构工作人员。那些拿着中医执照,实为西医的所有人,令我感到悲哀,包括当我没有选择权地在病房执行这些任务时,我也为自己悲哀。所有的一切,只是打着你的名号,却几乎没人真的在意你。就像我今天去唱院歌,“让我们继承祖国传统医学文化的精髓”,套在这样的一个骨科为主,中医名存实亡的医院上,真是可笑。然而我也无可指责,其中的一部分钱,流向了我,才让我维持生计。一切理想主义,也都需要这些无意义的存在来供养。

近日,我的梦境是越发多,甚至那种梦中的情绪,都能冲击到我的日常,虽然我并不记得梦了什么,但都不敢多回忆。我的意念也是一如既往多,想恢复锻炼,可仍需拖延到晚上9点后。控制自己的生活,时间,对我来说是如此困难。熬夜,看片,暗耗精血,口干饮饮,眼眶干涩,再加病房工作,久视电脑。骑车路上,我意识到,自己的体质日渐虚实夹杂,也就是越发不单纯,如果是病,就是比较难治的。只是年轻,尚未到那地步。但已需改变。

意念太多,行动太少,故今天闲扯这些,顺便写下近期需做的些事,梳理些混乱。

行动指南

  • 医案笔记的功能

    • ~图片附件的整理与集成~ (2019617 超链接形式初步集成 整理了少量)
  • 脉学

    • 每种脉象的多种属性的整理
    • 基本单元和复合脉象的关系
    • 濒湖脉学整理
  • 临证指南整理工作

    • 症状的归类
    • 处方的整理与识别
    • 须保持整理进度(每日10条)
  • 神经内科定位诊断

    • 部位对应-功能、症状检索
    • 症状、体格检查对应-部位检索

8年后,也就是即使我解除和单位的卖身协议也不再违约的年限,那时我会在哪呢?我是否还有竞争力,照现在的生活状态,大概率我已经被温水养青蛙,放弃梦想,放弃挣扎,混日子,依赖单位混口饭吃,混沌人生,而无法独立,一切更难改变了。

还有一个就是grey income,逐渐发现或许这是收入的必要成分。有回值班,f半开玩笑说到“刚开始几年,我也想就简单的,这个职业纯粹点,现在我想多赚钱,当然已经晚了”,虽然她目前还是对患者很负责,耐心,亲和。据说只有少数的几个医生还有所坚守,绝大部分人都是利益相关了。这也是我将来要面对的问题,在负荷债务的青年时期,操守和纯粹是令人矛盾的。

考博,我现在没这斗志了,虽然是改变8年后路径的高效之路。剩下的就是多看书,多尝试新意思了。

8年后,人生平淡的我,完全失去了生活的激情,上帝说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回到8年前,我闭上眼,现在已经是2019年了。我的理想是8年后能跳到市级医院做门诊医生。需要有这个技术。这一切能重新开始吗。应该能的,每天记得它。

独居

大概从大五开始,也就是2015年,由于七年制在是否改成八年的事上作出的不同决定,我就开始半独居生活,我的两个室友开始了实习。然后从大六开始,我正式开始实习,然而,很快我就发现,并没人会实质性地去管我们本该在本科完成的实习,于是就半流浪地又开始了宅宿舍的生活。至于研究生阶段,则只有肾内科会对我有所管理,因此,在我完成肾内科、病理、肾穿、血透的轮转,以及一些送标本,给老医生打电脑之类的劳力之后,我就处于监管盲区了,也就是说,几乎是自由地度过了这三年。

日常就是宅宿舍,玩电脑,时而蹦出火花,需要尝试一些创新,但随着年龄增长,这种意识减少了。随着毕业后在家待业的一段被束缚的苦闷时光的结束,2018.9至今,我也逐渐开始真正独居。特别是1月以来,我完完全全一个人生活。

每天最重要的程序是洗澡,只有洗完后,我才能放松脱衣躺床上,或者睡觉。通过逐步优化步骤,实现最合理的流程。打开热水器插座开关,静待1h,拿好衣裤,打开空调,关厕所窗,铺地垫,换拖鞋,给冲牙器灌热水,挤牙膏,脱衣,喷头喷墙角,感受水温上来,冲地面,然后脱鞋踩上地,挂喷头,冲身体的同时冲牙,刷牙,涂肥皂,冲掉,抠耳屎,冲洗ass,洗头,洗脸,收势。三块毛巾依次排列,拿起最外最靠近窗边的已经干燥的毛巾,擦头擦身,洗掉,把毛巾们往外移一格,把刚用好的挂最里面。穿衣,开窗,拖地,拖鞋在洗手台脱掉,踩到门口的干燥地垫10秒,穿上门外的拖鞋,收起地垫放到卧室,关门。

乌龟

我最近养了乌龟,这动物比较怪异,或者说nerd,因为我觉得乌龟接近昆虫,蜥蜴类,所以在养之前,我是没想到会养的。ojbk,但有时一天一共也说不了几句话,我又想到自己的独居,觉得的确需要有个精神寄托,玩游戏也不好,或者像旅行青蛙,也是不行的,终归虚拟,也类似跟风很快就不玩了。某天,偶尔看到一个优惠爆料,说3块多买龟粮送乌龟,我想的确是个便宜活,便看看评论,找到家店买了个2.6包邮的草龟,由于是最便宜的款式,所以是最小的乌龟。再去超市买个冰箱储物盒做龟的住处。

刚收到,我暗示自己会像重庆森林里跟肥皂说话的孤独男主角似的,会和乌龟说说话,所以我当时起名给它,小黑仔,虽然好像是母的。

然而并不好搞。毕竟它不具备智商,基本只有条件反射,所以我很快就懒得和它说话。那龟到货后,一直不吃东西,逐渐失去活力。每天搞吃的,然后徒劳,是比较令人失去耐性的。我有时烦躁地玩弄它一下,捏捏龟的头,强拉它的手之类,或者给它来个底朝天,让它奋力反转。当然,我也查了资料,搞了加热棒,给水温弄到了25度,并没效果。

今天到货了另一只龟,也是2.6包邮,因为我想,再来个公的试试。但是商家又发了个母的。不过这只大了不少,龟壳有3.5cm长,也很有活力,在水里游得卖力。最为震惊的是,下午我尝试性地用吸管挑逗,它马上就吃了一粒龟粮!那张嘴咬动是那么的美妙,是那么金贵,我赶紧把之前投的沉到水底的龟粮都弄到它面前,竟然吃掉不少,看来是个厉害的角色。后来,在它的带动下,小黑仔也能稍微吃一口龟粮了。

我又去湘湖弄了点两块石头,开水泡了泡,再自来水冲冲,放龟箱改善了一下环境。这的确是不同的一天。

湘湖

早上吃了知味观的速冻小笼包,味道还是当初学校风味餐厅好。中午没吃饭,想难得减个肥。下午3点半,拖延着去湘湖了,毕竟大好周末,一直宅不健康。骑车到那,好风光,家庭,帐篷,情侣有用树枝折口哨的,朋友,打牌的,有妈妈给小孩捞蝌蚪的,场景都是和谐,人间的淡然美好感觉。当然,我也是想来弄点水生生物的。

不过整体走得有点眼睛呆滞,感觉看水面眼神很难聚焦,是视力不行了吗。人也有点没精神。昨天3点多睡,看新西兰新闻,看那个主角的宣言。8点被鸟弄醒就起了,仿佛一走神就要掉水里去。就这么我疲劳地走着观察了好多水。后来也没看到什么鱼,难得看到,也太远,无法抓,最终弄了两个蝌蚪。不过感觉蝌蚪给乌龟吃也有点坑爹,后来在回来路上的河边倒掉了。

随着暮色降临,我意识到没吃午饭带来的强烈饥饿,赶紧回去了,离住处近7km,打的是打不起的,公交是嫌麻烦的,于是走路骑车,慢吞吞地骑着,因为我知道自己体力不行了。回到熟悉的通惠路萧绍路口,进去一个面店,被30多的价格吓到,又出去,徘徊在kfc,集集小镇。一时饥寒,不适合冰可乐,况且目前没什么优惠,我选择了后者,然后吃了碗炒面,也量很少,终于不饿些了。但感觉到有点隐隐的肚痛。回来,还是饿,没啥可吃,鸡蛋吧,再找出个甜味的黑芝麻粉,泡了热的,舒服许多。吃了个橙子,相对不寒凉的水果,感觉还是需要糖水,最需要可乐之类的东西,可是没有。脾胃虚寒,小建中汤更加饴糖补中脏的道理,饥饿的我,糖是最需要的感觉。

现在又饿了。一直吃多,难得少吃点,就成这样,真是需要慢慢减少食量,避免超重和代谢疾病的发生。先睡觉吧。

stand alone complex

"STAND ALONE COMPLEX"在动画中特指原先互无关系、各自独立的人们在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情况下,为了某个相同目的而统一行动的现象。(https://zh.moegirl.org/%E6%94%BB%E5%A3%B3%E6%9C%BA%E5%8A%A8%E9%98%9F_STAND_ALONE_COMPLEX)

昨天半夜看新西兰的新闻,令我想起这个词。主角男子本是对教育没兴趣,玩世不恭,平淡生活,玩比特币赚了钱,于是游历欧洲。在此过程中,目睹自己民族的人遭遇的一些惨状后,产生了这些想法,感觉到异族的高生育率和人口流入,挤压了自己民族的生存空间,并有腾笼换鸟,取而代之的势头,所以是“入侵者”。主角是条理清楚极其缜密的,策划,演练,并拟定在网络传播的宣言,为所有潜在的追随者埋下种子,点燃星星之火。同时,也做好失去自己生命的准备,震撼人心,不多评价。